2014年6月8日星期日

被拐获救麻烦难除 男孩无奈沦为黑户

被拐获救麻烦难除 男孩无奈沦为黑户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李晓旭、宋丹丹 发表时间:2014-06-04 05:21

▲李钟祥希望更多人关注被拐儿童的合法权益

那边,买家当年办的户口突然被撤销;这边,亲生父母想回乡为孩子上户口,被告知要再交巨额超生罚款  

1999年7月30日,在深圳龙岗新屯村内,趁着母亲李艳英打水的间隙,邻居程某将其6个月大的儿子李成龙抱走并拐卖。父母费尽千辛万苦找了14年,去年7月终于在离新屯村8公里的东三村将其找回。父亲李钟祥希望儿子能重新生活,安排他到学校读书,谁知养父母在惠州惠东县为李成龙非法注册的户口于今年初被注销,这个不幸的孩子被打拐解救后却成了黑户。

李钟祥认为,被拐的孩子被非法上了户,让亲生父母找起来吃尽苦头,应该追究为其非法上户的相关人员责任。惠州市公安局近日表示,当年惠东县当地的卫生院、计生办、村委均开具了虚假证明,使得李成龙以“黄卓钦”的名字落户,这些单位及相关人员应负主要责任,同时承认公安机关审核把关不严。

不过,李钟祥打算为儿子重新入户,却面临重重阻碍。打拐解救后的“后遗症”困扰着这个家庭。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晓旭 实习生 宋丹丹

被拐

团伙安排人做邻居

伺机抱走婴儿倒卖

记者近日在龙岗区新屯村一栋出租房内见到了当事人李钟祥,他在这里租住了18年,其中找孩子便花去14年时间。1999年7月30日,当时李钟祥第一个孩子李成龙刚满6个月,邻居程某趁着李成龙母亲李艳英打水间隙,将婴儿抱走。李艳英只看到一个男人抱着自己孩子的背影,怎么追都追不上。李钟祥靠着四处发名片,最终在一名拉客仔处了解到嫌疑人竟然是自己的邻居。

公安机关于2012年12月底将程某抓获。随后在法庭上程某供述,这是早有预谋的团伙作案,团伙一共6人,自己被安排租住在李钟祥的隔壁,与男婴搞好关系并伺机将其抱出,得手后程某将孩子交给一对夫妇,这对夫妇再将孩子转卖给龙岗东三村一个老太婆,但是他并不了解最终的买家是何人。

14年来,李钟祥从未放弃寻找,他前往江西等地先后寻找其他嫌疑人线索。最终,公安机关将除了程某外的其他3名嫌疑人抓捕归案,另有2人在逃。去年,被抓的4名嫌疑人被龙岗区人民法院追究刑事责任,在判决书上记者看到,4名被告人均犯拐卖儿童罪,刑期从3年至9年不等,且4人都被罚款。

重逢

14年后孩子被解救

未获关爱早已辍学

李钟祥告诉记者,孩子当时是以9000元被人买走的,被拐的第三天,他就知道去向可能是东三村,只是一直找不到买家。这些年,他多次到东三村找老头、老太聊天,试图寻找蛛丝马迹。去年,被抓的4名嫌疑人也都反映孩子被拐卖到东三村,龙岗警方在东三村查了个遍,最终在村里找到一个名叫黄卓钦的15岁男孩,经过DNA比对,确认这个孩子就是李钟祥和李艳英的孩子李成龙。“14年了,我花了一百多万元去找儿子,原来他就在离我不到8公里的地方。”这些年,李钟祥有空就去做点装修水泥工,李艳英也做点小工,家中积蓄都用来找儿子了。

李成龙于去年7月31日被解救,李钟祥说,他在7月29日下午4时确认黄卓钦就是李成龙,“当时民警押着4名嫌疑人到东三村现场,我也去了。”李成龙被拐走后,李钟祥夫妇又生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小儿子。他的本意是,如果大儿子李成龙在养父母家中有吃、有喝、有学上,就不去打扰孩子的正常生活了。出乎意料的是,李成龙被解救时,早已辍学3年,头发也染成黄色,他在买家那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去年8月1日,李成龙回到生父母身边后,李钟祥立即带他去理发店,把一头黄毛推平,受触动的李成龙当天就喊李钟祥“爸爸”。


▲李成龙被拐前后的变化

销户

当年买家办的户口

不通知本人突被撤

李成龙回忆,养父母后来有了亲儿子,就把他放到那边的“外婆”家,从此几乎不管不问,随后又被过户到养母的妹妹家。从李成龙懂事开始,养父母就说他是外婆在洗衣服时从河边桶子里捡的。李成龙在惠州生活了几年,后来又回到深圳龙岗,养父母让他一个人租房子住,还让他出去打工,因年龄太小,找不到工作,有时候吃不上饭。如今,养父母早已更换联系方式,李成龙联系不上他们。

回到家让李成龙感到非常幸福。李钟祥说,在家中李成龙会为妹妹、弟弟做饭,颇有长兄风范。2013年10月,父母让李成龙到龙岗区一所学校读书,“孩子辍学的时候小学五年级还没读完,现在直接让他读初一。”不过因失学时间太长,李成龙有些跟不上学校的节奏。回到家中,比他多上两年学的妹妹会辅导他。在外漂泊多年,李成龙开始感到家的温暖。在学校里,李成龙的成绩还行,前段时间历史考了98分,总分全班第13名。

然而,今年4月,李成龙所在学校在排查学籍时,意外发现李成龙没有户口,因此他无法享受九年义务教育。李成龙颇感失望,因为他没户口,注定不能参加高考。父亲李钟祥说,李成龙的户口之前被买家挂在了惠州惠东县白花镇莆田村的娘家那里,当时李成龙名为“黄卓钦”。近日,惠东县公安局向李钟祥解释,“黄卓钦”的户口突然被取消,是因为当年买家以虚假证明办理入户,现在注销也合乎规定,并且销户不需要通知本人。

“为什么孩子户口一定要注销,非要‘赶尽杀绝’?”李钟祥对此非常想不通。

入户

重新上户口很挠头

要交巨额超生罚款

今年5月28日,班主任老师来到李成龙家中,询问家长何时给孩子上户口。其实,李钟祥一直在尝试让孩子成为一名普通人,只是有苦难言。2013年10月,李钟祥拿着龙岗区爱联派出所的证明,回到福建安溪老家,找到派出所,要求给孩子上户口。在该证明上,记者看到“本案件情况比较特殊”的字样。“当时,家里的派出所说孩子可以入户,但是要先开计生证明,”李钟祥到计生部门一问,吓了一大跳——计生部门告诉李钟祥,如果他给大儿子上户口,那后面生的3个都是超生,要交30多万元罚款,“这三个孩子我都已经交过8万多元的罚款,他们的户口早就办好了,这等于让我交两遍罚款。”

入户尝试失败后,李钟祥打算就让大儿子用原有的户口继续上学,等孩子将来找到工作了自己去迁户口,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惠东县公安局销户了。

为了给孩子重新上户并避免罚款,李钟祥多方求助。惠州市公安局在5月15日表示,已责成惠东县公安局尽快协助李钟祥将李成龙的户口落户到李钟祥的户籍所在地。5月16日,福建安溪县公安局金谷派出所复函,表示将电话通知李钟祥本人携带亲子鉴定、结婚证到该派出所为其小孩入户口。

事已至此,李钟祥仍觉担心——他可能依然要面对无法逃避的罚款,罚款数额他们家难以承受。

追责

被拐儿童轻松入户

虚开证明者担何责

李钟祥认为,虽然儿子已经找到,但不可否认的是,一些地区被拐儿童入户太过容易,这让家长的寻子之路更显困难。去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13—2020年)”,提出要完善预防拐卖人口犯罪的网络,综合整治拐卖人口犯罪活动重点地区和“买方市场”,减少拐卖人口犯罪发生,并提到“加强医疗卫生机构管理,严禁为被拐卖儿童出具虚假出生证明,明确医护人员发现疑似拐卖情况及时报告的义务”。

“如果不是儿子这么轻易地被上户口,我也许会更容易找到他。”李钟祥认为,惠东县有关部门应承担责任。在惠州市公安局5月15日的回复中称,当年惠东县白花镇卫生院为“黄卓钦”入户出具虚假的出生证明,白花镇计生办为其出具虚假的计划生育证明,白花镇莆田村委也出具虚假的婚前生育证明,这是导致被拐儿童李成龙以“黄卓钦”的名字落户到惠东县白花镇莆田村的主要原因。惠州警方认为,上述三个部门和相关人员应对“黄卓钦”的违规落户负主要责任,同时,也承认公安机关在受理“黄卓钦”入户申请材料时存在审核把关不严的情况。

据悉,如今“黄卓钦”的户口注销证明也在买家手中,“买家让你上户口你就上,让你下你就下?”李钟祥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严格进行户籍管理,对于有渎职行为的人员追究责任。李钟祥还打算给儿子换个新名字——李圳峰,寓意为在深圳丢失,又在深圳峰回路转地找回来。